最新帖子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
  • 4548阅读
  • 0回复

说不定咱们能帮上忙呢-

级别: 新手上路
我暗中不禁深感这丫头的直爽,它让我啼笑皆非。
“对啊!有什么事情跟我们说说,说不定我们能帮上忙呢?!”宛苑的娘首先问起来。
“哦,没什么,我只是偶尔被沙吹进了眼睛。”我这样辩护道。
原认为能够持续吃饭了,却不料宛苑又来了句:“你又骗人,当初哪里来的风,沙子怎么吹进你的眼睛?”
这下我真是欲哭无泪了,底本忍住的泪现在也不晓得哪去了。本来这丫头还记得今天下战书竹林里德事件。我又骗人了?
这时宛苑的哥哥也傻呵呵地插进来了:“是啊是啊!咱们必定能帮到你的。”
我当时无名中又有种说不出的感觉,那是一种从深心里感到的一暖流。这还是第一次有人说要辅助我。我深深地感到快慰,觉得这世界还没到溃不成军的田地。
我泪水终于还是顺着眼角滑了下来。我向一家人深深地鞠了一躬:“谢谢伯母!谢谢大牛哥!谢谢大家!”
伯母逼真地关怀道:“起来!起来!直起腰板来!有什么事情是渡不外去?!不说也可以,没有人逼你!只有不再伤心就是好孩子。来,来,什么都不说了,吃饭。”
我抹掉了眼泪,把本人的身世阅历如数家珍地告知了他们。他们听后也唏嘘不已,特殊是伯母,她对我的遭遇深表同情,也惹得她眼角潮湿了。宛苑也侧过脸来:“原来你的遭受这么悲凉啊。我先前还对你那样的,你不会怪我吧?”她一脸歉意地望着我。
我立刻说道:“不怪不怪!怎么会怪罪你呢?!你是那么的。。。。。。”
我话没有说完就意识到自己的无心,便向宛苑及其家人端详而去。还好他们还沉迷在我的身世中,对方才的无心之话并不听在细心。
晚饭过后,他们安顿好了我的住处。一间独立的挺不错的房间,桌椅床凳一应俱全,固然简陋了些,但对我这样居无定所,没有家的人来说已经是很不错的了。我第一次感觉到家的气氛。
窗外明月当空,漫天星辰横溢。我由于太过高兴,便出来逛逛,欣赏欣赏这难得的夜景。
这时不知从哪吹来一阵晚风,枝叶轻轻摩挲着发出轻微的“沙沙”声。我也被这阵柔柔的晚风吹得倍感舒爽。便肘着栏杆细看夜空。未几时,我便感到正观赏夜空的似乎不止我一个人,不远处罚明还有另一人平均的呼吸声。我侧头一望,原来真的不止我一人。离我两三丈的平行处所也有一人肘着脑袋望着天空。那不是别人,恰是白天巧笑嫣然的宛苑。她此时一改白天的豁达性情,她竟然也呆呆地、安静地望着与我的统一片天景。
可能感觉到有人在望着她吧,她缓缓地将眼光游离到这边,刚好两双眼珠碰在一起。我首先收回了目光。她好像是发明了这里并不止她一个人,却也不谈话,只是从新盯着原来的夜空地位。过了一会,仍是她先启齿了,不过眼神仍然盯着夜空:“睡不着吗?也出来看星空。”
我小声地应允了下,“嗯”。
然后她又指着天空的一角:“你看,那颗怎么样?”
我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:“嗯!很高很亮的一颗啊。只是。。。。。。只是它与它遥绝对应的不知道是哪一颗啊?!”
“想看吗?我也像看。。。。。。不然。。。。。。我们去看吧!这里看不到,外面总该可以的吧!”
说完她忽然跳起来一脸高兴地拉着我的手就往外跑。我还没反映过来,她已经将我拉到了大门的地方。
“嘘!我们轻轻地出去,轻轻地回。你说好吗?”她望着我的眼睛。
我破在那不知道该不该就这样莽撞地随她而去。可是不等我迟疑,她已经翻开门闩,然后拉着我的手微微地跨出两步,又将门虚掩好。拉着我的手向着星空的那一端跑去。
何惧望了望发黄的纸札,而后又翻了一页。

相关的主题文章:

  
   http://blog.rednet.cn/user1/1357341/archives/2011/2484218.html
  
   http://www.zuojf.com/viewthread.php?tid=94987&extra=
  
   http://www.wh-dh.com.cn/bbs/viewthread.php?tid=178760&extra=
描述
快速回复

您目前还是游客,请 登录注册